笔趣阁书吧 > 移魂传武,布道天下 > 第五十章 ?你已五日未曾移魂神交对象「陆慈」
    方舟回归了肉身,睁眼的刹那,浑身紧绷。

    幸而,这一次的托管,似乎并没有闹出什么幺蛾子,流浪诗人那位油腻屋灵,并未出现。

    方舟从床上爬起,若有所思,或许,屋灵托管是需要一些意外因素刺激的。

    之前是梅姐的到来,还有上次是因为有人威胁到他的安全,故而书屋之灵安排上了。

    若是本体没有任何的危险和威胁,那书屋之灵也未必会出来托管。

    一念及此,方舟倒是感觉轻松许多。

    盘膝而坐,方舟想了想在包厢内运转功法。

    《气海雪山经》的凝气速度很快,但是,在方舟看来还是慢了些,他在传武小黑屋中推演的时候,将《气海雪山经》可是推演到了武师层次的巅峰。

    方舟如今单单依靠《气海雪山经》,就能够修行到武师巅峰。

    但是,想要踏入炼气大武师的层次,就有些吃力了。

    需要方舟继续提升和完善功法才行。

    修行了一会儿,积攒了些许的灵气后,方舟觉得速度实在是太慢,故而选择消耗武道经验转化为体内灵气。

    他将从徐秀那儿收刮的60点武道经验全部转化。

    剩余100点作为功法推演的研究资金。

    武道经验转化之后,方舟只感觉自己的丹田气海似乎一刹那间鼓胀起来,不过距离圆满,还有些不小的差距。

    时间一天一天的流逝。

    方舟在包厢内呆的很舒服,小厮七月虽然赌拳获得了大量的身家,可是没有选择单飞,依旧跟随赵爷,甚至还主动向赵爷提议,要呆在方舟身边。

    赵爷对此自然没有异议,便让七月来负责方舟的起居。

    白日里,方舟都在包厢内研究功法,心神进入传武书屋内研究武技,推演《气海雪山经》等等。

    到了黑夜,方舟便会选择上徐秀的身,将少女拉扯入传武殿,麻木的挥舞着传武教鞭,让少女感受来自灵魂的鞭挞。

    看着少女不断变强,方舟很满意,有种亲眼看着自己播下的种子在努力发芽的感觉,还挺美妙。

    这几天,方舟倒是也感觉颇为充实,因为每天他都能从徐秀身上提取到满额的60点武道经验!

    方舟也不吝啬,将获得的经验全部转化为修为!

    气海所需的灵气终于彻底填满!

    互惠互利,互相提升!

    【友情提示:你已经五天时间没有移魂神交对象「陆慈」】

    就在方舟转化完武道经验,感觉气海已经快要完全被填满的时候,他的眼前,顿时青烟缭绕,汇聚成一行文字提示。

    嗯?

    方舟一怔。

    下意识的挠了挠脑袋。

    居然过了五天吗?

    这忙上头,倒是把陆慈给忘了。

    没有他的监督,这丫头最近有好好练武吗?

    方舟从赵鞅那儿得知到陆茫然被调遣前往青州负责神魔之战的战后谈判,这事情对少女应该也有不小的影响吧。

    心神一动,进入传武书屋内。

    八仙桌上,代表着陆慈的那根红色魂烛已经燃尽。

    方舟想了想,打算上陆慈的身看一看,视察一下少女的修行情况。

    在方舟心念一动间,青烟提示他可以选择移魂神交。

    方舟有些恍然,他今日刚与徐秀神交过,居然还可以跟陆慈神交?

    每一天里,是不限制神交对象的次数的么?

    方舟一念及此,不由凝重起来。

    这可就很考验他的时间管理水平!

    青烟缭绕,灵魂升腾,云雾袅袅间,方舟感觉自己的意念,仿佛破开万千云流,降临人间。

    ……

    ……

    金州,京城。

    稷下学府。

    陆慈有些失魂落魄的走在稷下学府的幽静小路。

    美艳的少女,如今仿佛霜打的茄子,蔫了不少,整个人精气神十分萎靡。

    主要是这三日,她遭遇到了巨大的打击。

    首先是她父亲陆茫然,被安排前往青州与异族谈判。

    作为稷下学府的学子,她岂会不懂得这里头的危险性?

    与异族谈判,本就是风险极大的事情,稍有不慎,异族翻脸,最先遭殃的便是这些外交人员。

    所以,陆慈一颗心都彻底提起来,提心吊胆。

    这几日,她娘郁郁寡欢。

    陆慈看在眼里,心中也万分难受,她曾劝说父亲不要去青州,可是陆茫然只是摸着她的脑袋,笑着摇头。

    “这一次神魔大战落下帷幕,我人族数十万血脉武者奔赴战场,他们战死外域,我此去青州,既是代表了人族的尊严,也是去为这些死去的战士们讨一个利益。”

    “鸿胪寺人人都退缩,没人愿意前往青州,若是连我都退缩了,死去的那些人族武者的利益,谁去征讨?”

    “弱族无外交,可这一次,我们在神魔之战中属于战胜族!”

    “该有的尊严我们不能丢!该有的利益,我们不能放!”

    陆茫然的话语中带着几许决绝和坚定。

    陆慈无法劝说陆茫然,也没有资格劝说,因为陆茫然会前往青州,一个主要的原因,便是他们这些稷下学府的学子举行的游行。

    “可是……我们只是想要一个公道而已啊。”

    陆慈抿着嘴,感觉世界太黑暗。

    除了陆茫然即将启程前往青州的事情带来的打击,还有一个打击,则是来自方舟。

    “前辈已经五天没有上过我的身了。”

    “看来前辈今天也不会来了。”

    每一日的翘首以盼,等来的都是失望和失落。

    前辈是嫌弃她的天赋了吗?

    还是她对修行的惫懒让前辈失望了?

    哪里做的不好,她改还不行么?

    陆慈有点悲伤,这几日她都在很努力的修行,修行前辈所传的剑法与爪功,进步也非常明显。

    每天她都按照前辈的叮嘱,花费了至少四个时辰在修炼上,每天都修炼的精疲力尽,汗流浃背!

    这是她这辈子第一次如此努力的修行!

    可是前辈依旧没来。

    “前辈……是不是在外面有其他人了!”

    陆慈长叹一口气,在学府的幽静小路中行走。

    当然,这几日对陆慈而言,也有一件值得开心的事。

    便是那日在东街口大开杀戒的赵鞅教习寻到了她,说非常看好她,要收她为传承者,并且要带她前往武道家考核!

    陆慈做梦都想要成为武道家,没有想到这个机会来的这么快!

    可同时,陆慈又担心自己武道家考核失败,丢人现眼。

    周围十分的安静,死一般的寂静。

    虫鸣声、树叶波涛声尽皆消失无踪,给人一种诡异和渗人之感。

    陆慈眉头一簇,从沉思中回过神来。

    打量周围,却发现,明明是青天白日,却一片漆黑,一道道光幕蒸腾而起,隔绝了四周。

    蓦地,有话语声,自光幕后传来。

    “她就是鸿胪寺少卿陆茫然的女儿!”

    “也是上次学子游行之中,跳的最欢的那个!”

    “好好收拾一下她,这样就能挫一挫人族学子的锐气。”

    ……

    周围有异族留学子弟的声音萦绕。

    这是一场蓄谋的报复!

    陆慈心头一沉,美艳的脸上流露出一丝凝重。

    失策!

    上次游行的不少学子,虽然被陆茫然强行保下,但是学府内的异族留学子弟,在赵鞅教习被通缉之后,越发的肆无忌惮,将那些死去的神族留学子弟的仇恨,转移到游行学子们身上,屡屡找麻烦。

    学府中的教习和朝廷官员虽然苛责过,但也仅只是苛责罢了,手段软弱根本无法震慑他们。

    甚至有不少学府高层,干脆选择息事宁异族。

    这一度让陆慈气的浑身颤抖,无比的失望。

    感觉头顶上的天,漆黑至极,看不到半点光!

    如今,有不少学子憋屈的选择退学。

    现在,这些异族留学子弟盯上了她!

    ……

    与此同时。

    方舟的意识破开袅袅云雾,犹如倾泻的阳光。

    时隔五日,终于悄无声息的再度登录陆慈的身体。

    PS:周一,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