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移魂传武,布道天下 > 第四十九章 ? ?徐秀的幸福【周一,求推荐票】
    徐秀感觉灵魂在升华!

    虽然身体承受着教鞭抽打的痛苦,可是她对于飞叶刀的掌握,却是愈发的娴熟。

    哪怕徐秀有不弱的天赋,但是,她从未有把握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掌握一门飞刀武技。

    要知道,飞刀武技比起寻常的刀法更难掌握,更吃天赋和手感。

    而前辈抽打下来的教鞭,每一次都让她灵魂震颤,身体酥麻之际,对于错误记忆尤深,镌刻灵魂,于灵魂中反思!

    方舟沉默无言,只是麻木的抽打着教鞭。

    陆慈和徐秀……完全是两种风格。

    陆慈对于修行并没有太过刻苦,而徐秀,却是能够吃得苦,不怕辛苦,不怕累,对修行充斥着向往。

    相较之下,方舟更欣赏徐秀。

    独臂少女,爱吃苦,爱鞭挞,爱修行!

    方舟想到徐秀如此勤奋修行,他所能获得的武道经验必然不少。

    果然,打开徐秀的信息册子一看。

    积攒的武道经验达到六十点,若非每日自单个神交对象身上所能提取的武道经验有上限,方舟觉得以徐秀的勤奋劲,武道经验数量应该更多!

    方舟慨然不已。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果然巨大!

    有的人有天赋,但是依旧不会有半点松懈,会竭尽全力的去努力。

    有的人没有天赋,却是连努力都懒得努力。

    方舟继续在传武殿中,鞭策着徐秀。

    在飞叶刀被徐秀熟练掌握之后,方舟想了想,将太极之道也传给了徐秀。

    徐秀因为是独臂,再加上是女孩子,在力量上天生就会比寻常武师弱上不少。

    而得到传武太极后,徐秀感觉上天似乎又重新为她打开了一扇窗!

    徐秀十分珍惜这来之不易的机会,更加努力和疯狂的修行!

    忍受着痛楚,徐秀咬着唇,眸光中仿佛有一团火!

    ……

    ……

    夜深人静。

    徐天则满身疲惫,回到了自己的小房子里。

    他摘下官帽,挂在了木制衣架上,脱下了官服,坐上椅子,长长吐出一口气。

    身为武道家,徐天则入朝为官后,秉持自身原则,清正廉洁,不愿向异族们妥协,特别是仙族,他在蓝州任职期间,下达了死命令,不得让仙族的芙蓉仙膏在蓝州区域内兜售。

    这个命令不仅得罪了仙族,也得罪了不少人族官员。

    因为扼杀了不少人的利益。

    仙族芙蓉仙膏的售卖,油水非常大,哪怕仙族取走大部分利润,剩下的利润人族瓜分,亦是能吃个盆满钵满。

    而徐天则的坚持,斩断了不少人的利益来源。

    徐天则两袖清风,过的颇为清贫,居所也不是什么华丽的府邸,只是简陋小屋。

    徐天则自己倒是无所谓,就是苦了他那女儿。

    跟着他没有过了一天好日子,甚至女儿还因为跟他一起参与到焚烧芙蓉仙膏的事件中,被仙族修士斩了一臂。

    这让徐天则内疚和自责。

    因为得罪了不少同僚,朝廷发放的俸禄被克扣了不少,他甚至没钱给女儿买一件新衣裳。

    他扪心自问,自己算的上是一位好官。

    但是,却不是一个好父亲。

    今天,他发放了俸禄,不出意外又被克扣了半数,但是,徐天则已经不在乎了。

    他特意用俸禄到酒楼买了一只盐水鸭,因为他知道女儿最喜欢盐水鸭。

    “秀儿,爹给你买了盐水鸭,快来趁热吃。”

    徐天则一边揉着眉心,一边呼喊道。

    然而,屋内静悄悄,没有回应。

    徐天则一愣,心中不由一紧,女儿平日里都会在屋内等他归来。

    这是去了哪里?

    徐天则慌忙找寻,出了小屋,在远处密林中见得一道消瘦娇弱的身影,倔强的甩动着飞刀,气喘吁吁,汗如浆出。

    少女满头发丝都黏在额头上,独臂手掌鲜血淋漓,皮肉开绽。

    每一把飞刀上,都沾染着少女的血迹。

    徐天则站在远处,安静的看着徐秀,看着少女在夜风中飘荡的袖子,一张沧桑的老脸上,满是自责。

    徐秀在修行,为了变强而修行。

    而徐秀这么努力的修行为了什么,徐天则心头最为清楚。

    是为了不拖他的后腿。

    不成为他在官场上的掣肘。

    “秀儿……”

    徐天则看着满身疲惫,瘦弱又坚强的女儿,不禁捂着脸,热泪自指缝间涌出,中年人的疲惫和无奈涌上心头。

    他若贪,便可过的很舒服,可是他对不起百姓。

    他若廉,便遭官场同僚排挤打压,对不起女儿。

    两难决策,让他感觉到满身疲惫。

    他觉得自己很失责,不配做一个父亲。

    他在官场中受尽委屈不曾泣,但是回到家中,看到女儿吃苦,却是难自抑。

    月华下,方舟控制着徐秀的肉身,缓缓睁开眼,看到了远处倚靠在树旁,捂着脸无声抽噎的男人。

    方舟知道,这男人便是徐秀的父亲,那位武道家徐天则,对方亦是一位朝廷官员,主张遏制芙蓉仙膏在人族域界内贩卖的官员。

    男儿有泪不轻弹,但一个男人捂着脸哭泣,定然是遭遇到了非常累心的事情。

    方舟也能猜到什么,想到徐秀的断臂,又想到清贫的小屋。

    方舟叹息,这个世道,当污浊的人多了,就会想着拉干净的人一起污浊。

    出淤泥而不染的清官不好当。

    闭目,方舟结束了传武殿的修行。

    “时辰已到,吾当离去。”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共勉之。”

    方舟声音恢弘开口,萦绕在徐秀耳畔。

    徐秀的心神被拉扯出了传武殿,一时间倒是有些意犹未尽,少了教鞭的鞭挞,让她颇为不舍。

    “恭送前辈。”

    徐秀恭敬道。

    随后,方舟回归,徐秀重新掌控了肉身。

    少女抬起头,看向远处,便见得捂脸抽噎的父亲,一时间不由一怔。

    她赶忙起身,见得老泪纵横的父亲心头不由发堵和惊慌,以为自己父亲又在官场受了什么委屈。

    “爹爹……不不……不哭。”

    徐秀拍了拍徐天则的肩膀,道。

    徐天则抹去了脸上的老泪,在女儿面前落泪,让他很是不好意思。

    “秀儿,爹只是被风沙迷了眼。”

    “你怎么不再屋里呆着?跑来屋外练飞刀?”

    徐天则揉了揉徐秀的脑袋,道。

    “武道家考核快要开始了,秀儿要努力提升自己,成为武道家……为爹分忧,不会拖爹的后腿!”

    徐秀灿烂的笑道。

    徐天则看着女儿浪漫而灿烂的笑容,心头却是愈发的难受。

    断了一臂,肉身残缺,想要创造武道,踏足武道家领域,就比寻常人更难,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徐秀想要通过武道家考核难度要比寻常炼气武者更高,希望万分渺茫!

    但是,徐天则勉强一笑:“我的秀儿天赋可是万中无一,一定能通过考核,成为武道家!爹到时候亲自陪你去参加武道家考核!”

    徐秀闻言,不由惊喜万分。

    “真的吗?!”

    “谢谢爹!”

    徐秀知道,徐天则很忙,极力阻止着芙蓉仙膏在蓝州的贩卖,平日里徐天则根本没有时间陪伴她,从小到大徐天则陪她的次数屈指可数。

    这一次能陪她参加武道家考核,让徐秀心中十分惊喜和满足。

    少女满心欢喜,甚至忍不住要欢呼雀跃!

    徐天则笑了笑,揉了揉徐秀的脑袋:“走,夜深天凉,咱们回屋,爹给你买了你最爱吃的盐水鸭。”

    修行了一整天,徐秀早已经饥肠辘辘,听闻有盐水鸭吃,她不由欢喜的尖叫起来。

    她用独臂挽住徐天则的臂弯,蹦蹦跳跳,迫不及待的朝着破旧木屋小跑而去。

    对徐秀而言,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月华清冷,映照和拉扯着父女二人下场的身影。

    越拉越长,直至碰触到地平线的尽头。

    PS:周一,求下新鲜出炉的推荐票呀!感觉得考虑改下书名,大伙有没有什么建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