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书吧 > 龙腾西洋 > 81:是谁干的…
    从赌场出来,大家都很兴奋,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已憋在心里很久了。

    “老大,接下来去哪里?下一个赌场还是酒吧?”大狗启动车子后问。按计划,范本华今晚要扫掉温帕的一个游戏中心两个地下赌场,以及一个小酒吧。

    “先去酒吧,不然等会儿打烊了。”范本华冷着脸说。

    虽然已扫了温帕两个场子,但是,他心里的一团火却没有一丝消减。

    也许是因为温帕从来没担心过有人敢扫他的场吧,又也是包子给的资料太详细了,范本华他们竟然异常轻松的,不受任何阻滞的就将温帕四个生钱场子扫了一遍。

    凌晨四点半,范本华等人已回到回春堂一会儿,睡得迷迷糊糊的温帕,前前后后接了四个电话,他总算知道四个场子被砸的事了。

    温帕已将屋里能摔的东西全摔了,就差没拆房子,他气啊,他怒啊,谁不怒呢,一夜之间,游戏机叫心,两个地下赌场及一个小酒吧被扫场踢馆,他能不生气吗?没爆血管就算很好了。

    四个场子直接损失超过二百万,间接的损失就难算了,因为名声和面子是很难计算的。西城区之虎啊,西城区之王……。这些名头不是一天得回来的,是用血换回来的。

    “告诉我…是谁干的…是谁干的,我要杀了他,杀了这些杂种……。”温帕瞪着血红的双眼对站在一边手下招手,“Comeon…comeon……。”

    大家相互看了一眼,谁都没动脚,开玩笑,老大要打人呢,谁愿意走前去让他打。

    温帕见状,更怒了,嗷的一声大叫,冲过去对几个手下一顿拳脚。

    “奥沙,告诉我,是谁干的。”温帕捏着澳沙的喉咙说。

    “老…大我…我不知道啊…我…我现在没…没管场子。”奥沙抓着温帕的手说。

    自从林传洋的事后,奥沙被“降级”了,手上再也没有管理的生意。

    “废物,去死吧……。”温帕将他甩到一边,又抓着戈比的衣领说,“戈比你说,你告诉我,这是谁干的。”

    “老大,我查问过了,是几个亚洲人…我想…我想应该是林传洋那些杂碎…老大,我现在就带人去将他们给灭了……。”戈比和温帕一样愤怒,因为他曾是对方的俘虏。

    “应该是…可能是…你们几个该死的,你们这些狗|娘养的,我把这些生意交给你们打理,你们干嘛去了?你们就这样打理的?场子被别人扫了都不知道是谁…王八蛋…杂碎…你们让我很生气……。”温帕对着这几个手下又是一顿拳脚。

    几个马仔当然不敢还手,大家都皮粗肉厚,被打几拳踢几脚没所谓,老大损失那么多,让他消消气也是应该的。

    温帕真的被气到要爆血管了,场子被别人扫了不打紧,最气的是,这几个看管场子的混蛋,事发的时候居然没一个在场的。

    发泄了一番的温帕,坐在沙发上喘粗气,奥沙弱弱的给他递了一瓶水说:“老大,你莫生气,我们现在就去找那些王八蛋……。”

    “滚蛋,你知道是谁?该死的,你知道是谁吗?”温帕接过水喝了两口吼道。

    “老大,一定是姓林那几个杂碎…我现在就叫人,现在就去唐人街。”戈比过来给温帕递了一根雪茄。

    啪啪!

    “现在叫人,现在去唐人街,你去死吧,笨蛋,蠢货……。”温帕没接雪茄,却突然又给戈比两个耳光,他真的气啊,收的什么小弟,都是什么脑袋啊,且不说他们去唐人街生事会有什么后果,有证据吗?没证据去找谁呢?

    “老大……。”戈比委屈啊,老大怎么乱打人,说打不说也打什么意思嘛,这小弟还能当下去么。

    “老大息怒,老大想我们怎样做,直接指示吧。”奥沙拿过戈比的雪茄递给温帕,又划火柴给他点燃。

    温帕默默吸了几口雪茄,狂怒的情绪总算恢复了一些。

    “虽然是东方面孔,但是没有证据证明就是林传洋他们,就算是,我们能明着去和他们干吗?。”温帕觉得,既然监控找不到证据,对方又连面都不蒙,就说明那些人根本不怕他们寻仇。

    “老大,我们又不是警察,需要证据吗?知道是他们就行了。”戈比捂着脸说。

    “笨蛋,脑袋里塞的是草啊,就算不需证据,他们敢挑明了来,难道还怕我们吗?”温帕说。

    “老大,我觉得,场子肯定是他们干的,我现在倒是觉得,他们为什么会突然那么疯狂,敢挑明了跟我们干。”奥沙顿了一下又说,“我听说,前几天,他们的回春堂被人烧了,残了十一个,死了一个。”

    奥沙虽然是这几个所谓的“主管”中脑子最不好使的,但是,他也是这些人中最关注林传洋他们的人。毕竟林光辉是因为自己而死的,他每时每刻都担心林传洋突然找上门来,又或者突然在路上被劫杀了。

    一个人背着仇恨,或者怀着仇恨,日子都是不好过的。背着仇恨,日夜都要担心别人上门报复,怀着仇恨,每天都要寻思怎样报仇。无论是背着仇还是怀着仇,每天都过的煎熬。

    “什么?死了一个,残了十一个?这是谁干的?啊,奥沙,你的意思是,他们将这仇记在我们头上了?天啊,他妈的这是谁干的,竟然要老子背这个黑锅……。”温帕又怒了。

    “我觉得,他们就是这个意思。我觉得,他们已和我们不死不休了,扫我们的场子,只是为了逼我们现身。所以,老大,我建议你最近出入要小心些,我们的赌场那么隐蔽他们都找得到,证明他们真的在全力对付我们。”奥沙分析说

    “法克,奥沙你什么意思?老大是西城区之王,我们用得着怕他们几个黄皮猴子吗?你这是长别人志气灭自怀威风,老大,我现在就组织人去将他们废了。”戈比叫嚣道,他被抓过一次,被吓傻了,静养了几个月才恢复,这个大仇他一直记着,但是温帕不给人他去报仇,恨也只能忍着。

    “老大,我觉得,现在最重要的是恢复我们的酒吧和赌的生意,游戏中心…现在生意并不好,不如改其它生意吧,那个地方,改桌球城可能会好生意。”

    没生意就没收入,没收入大家吃风啊。?